最新消息

【專欄】從日本哈吉貝颱風事件論氣候風險評估的重要性

作者:林孟慧、曹榮軒、童慶斌

國立臺灣大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 永續發展研究室

 
  日前日本關東地區遭受強颱哈吉貝侵襲,其中為人震驚的新聞包括長野JR東日本的長野新幹線車庫淹大水,造成120節新幹線車廂(佔全部編組1/3)泡水恐怕報銷,損失折合台幣近百億元。

這麼嚴重的損失難道是無法預防的嗎?

  回應這個問題之前,先介紹IPCC AR5對氣候風險的定義:氣候風險乃「危害」、「暴露」、「脆弱度」三者之交集,當我們可預期帶來危害存在時,則必須思考如何降低危害、如何減少暴露於高危害地區、或是降低保全對象(新幹線車庫)受危害影響的敏感度,以減少災害損失的影響。近一步探究,日本國土交通省在平成28年(西元2016年)已發布《洪水災害地圖創建指南》提供建立洪水災害地圖的方法及工具,並且繪製如洪水、海嘯、土砂災害及道路防災的災害地圖工具(如圖1),提供決策使用。原本應該避開以減少暴露的區域,在這次災害事件發生後才發現,本次哈吉貝颱風受損嚴重的長野新幹線車庫居然設置在洪水災害潛勢高的區域,足顯當時選址時忽略的災害風險鑄就本次災害事件的發生。

圖1:日本新野市洪水災害地圖(來源:日本國土交通省)。十字標為新幹線車庫所在地,位在洪水災害風險高的地區。

台灣可以怎麼做?

回顧台灣,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已依照地形及歷史災害事件製作的《災害潛勢地圖網站》,提供小至部落、鄉鎮尺度的現況風險地圖,輔助政策單位的決策進行。然而氣候變遷造成未來氣候不確定性增加,意即未來天氣型態與危害程度與範圍將和現在有所差異,為了做足準備,下一步應繪製未來氣候風險地圖提供中央層級進行未來規劃時可以參考,並且儘早規劃調適手段,避免極端事件發生時措手不及!(延伸閱讀:調適建構如何進行?

而今年九月始頒訂的107-111年國家氣候變遷調適行動方案中強調各調適領域皆需進行氣候風險評估工作,是正確但必須確實進行的工作項目。其中列出11個影響機關皆有產製風險地圖的責任,惟應考量跨部會合作,例如水利署提供氣候變遷下之淹水危害地圖,交通部或高鐵公司考量交通設施之暴露與面對淹水危害之敏感度。事實上,台灣早已在氣候變遷風險評估與調適累積許多的研究能量,在此建議以「TaiCCAT氣候調適六步驟與氣候變遷風險模版」為共同風險評估方法,統一方法有助於未來各領域評估結果彙整以及各部會調適工作整合,可在同樣的危害地圖上由各影響機關依自身需求列出保全對象的暴露與脆弱度,進而得到不同需求的風險。

圖2:107-111年國家氣候變遷調適行動方案強調各部會應產製氣候變遷風險地圖,並依此擬定調適策略。

圖3:以模組化的概念產製風險地圖(來源:NCDR 吳亭燁博士)

對了? 我們的高鐵呢?

  台灣高鐵在北中南一共有六個基地,從中挑出燕巢(圖4)及烏日基地(圖5)搭配和本次哈吉貝颱風在長野市的降雨強度類似的24小時500mm來檢驗,可發現燕巢機廠的位置在相對危害較低的地方,但是烏日基地卻暴露在淹水潛勢高的地區,更遑論這僅僅只是現況的評估,在未來氣候型態改變導致極端降雨事件發生機率增加的情況下,不僅僅只是高鐵,在各個不同的領域我們需要儘早進行氣候變遷下的未來風險評估,提早為因應氣候變遷所帶來的威脅做足準備!


圖4:以燕巢總機廠的位置當成暴露點,與淹水潛勢圖的危害相疊作為風險初步評估(來源:NCDR災害潛勢地圖網站)
 

圖5:高鐵烏日基地則暴露在淹水潛勢高的地區。(來源:NCDR災害潛勢地圖網站)